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云梯關村走上特色農業脫貧路

來源:文藝報 | 龐余亮  2020年07月15日09:05

古云梯關村村口新貌

古云梯關村御地棗園項目

“云梯關外茫茫路,一夜吟魂萬里愁。”這是古人寫古云梯關的詩詞。

讀詩的感受是一回事,真正來到古云梯關村看了之后又是一回事。很多年來,響水縣南圩鎮云梯關村像一枚被時光遺忘的棋子,靜靜地掛在響水縣的西南角。“茫茫路”和“萬里愁”樣的寂寞、偏僻、貧窮、閉塞糾纏著古云梯關村。

作為江蘇省委扶貧工程駐響水工作隊的隊長,郭書峰在10年前也來到蘇北扶貧,擔任2010至2011年度省委駐豐縣扶貧工作隊隊員、豐縣孫樓鎮黨委副書記,在一線扶貧工作兩年期間,所在的豐縣孫樓鎮黨委被國務院評為全國扶貧工作先進單位。時隔10年,他再次寫下戰書,出任省扶貧小組駐響水工作隊隊長,同時掛職響水縣委副書記。從隊員到隊長,郭書峰心情頗不平靜:“我算得上是一位‘老扶貧’了,親身經歷和參與見證了江蘇省從‘十五’到‘十二五’時期的扶貧工作歷程。‘十三五’前期由于崗位調整沒能參與,但決不能缺席,還好抓住了最后機會有幸參與決戰脫貧攻堅,也算是給人生補了一課吧。”

到了響水,放下行李,風塵仆仆的郭書峰就開始了全縣實地調研,他去的第一個地方就是全縣最偏僻的位于五縣交界的黃圩鎮古云梯關村。

古云梯關村境內,至今還遺有一塊古石碑,上刻四個隸書大字:古云梯關。這就是史志上所載的“云梯關”遺址。這可是大名鼎鼎的古云梯關,它是中國歷史上的第一個海關,自唐代到清代的1000多年間,是歷代海防重鎮、交通要道,險要河防和商貿集散地,有“東南沿海第一關”、“江淮平原第一關”之美譽。

但是,這僅僅是過去的輝煌。因為古云梯村遭受了多次黃河奪淮入海的侵害,黃泛區的后遺癥特別明顯,表土的黃沙土質非常差,洼地之間的地差足足有12米,全村經濟發展的重點仍為第一產業農業,產業類型局限于傳統農產品種植,缺乏高附加值的經濟作物物種養殖。雖然沿用了稻麥兩季種植,但是麥子的畝產僅僅350公斤左右,與南方地區整整差了200公斤,稻子的畝產更是少得可憐,農業生產基本上就是望天收,古云梯關村距離小康之路還很遙遠。

其實古云梯關村一直在尋找脫貧之路,先是改水,經過多次嘗試,還是失敗了,再后來想到利用沙地種西瓜,因為土質和水質的問題,生產出來的西瓜不僅個頭小,而且口感也差,總是賣不出去。再后來,還嘗試過種蔬菜,堿性太強的土壤里長出來的西葫蘆僵硬,小香瓜變成了小苦瓜,結出來的辣椒比指頭還小,干巴巴的,辛苦了兩個季節,農民的收入為零,直接就是負增長。

如何重鑄古云梯關之魂?如何讓古云梯關村人脫貧致富?

天狼影视 這是擺在扶貧隊和郭書峰面前的兩個大大的問號。既然貧困的根子在土壤,那就先從土壤出發,不能再摸索前進。郭書峰決定首先去南京,請江蘇省農科院土壤研究所的專家研究古云梯關村的土壤,找到癥結所在,以及讓他們開出“科學的藥方”,適合在云梯關村種植并且可以幫助農民脫貧的農作物究竟有哪些?

過了半個月,南京傳來回信,專家給出了“科學的藥方”,古云梯關村的土壤堿性重,目前最適宜種植水生類的農作物和根莖類的農作物,堿性重的土壤可通過選擇落差進行沖刷改水,通過3到5年的沖刷,可以種植稻蝦混養的有機稻米。

天狼影视 取到了藥方,扶貧隊和南圩鎮的領導一起開始了古云梯關村的農業規劃,首先種植一千畝葡萄園、一千二百畝黃金棗、一千畝稻蝦混養、一千畝淺水藕、三千畝紅皮花生,其中,低收入戶以土地入股,入股了八千畝。同時規劃建設一百畝高效設施蔬菜種植基地,通過引進新技術、新品種,增加云梯關村蔬菜種植的品種和產量,尋求南京師范大學等科研單位作為技術依托單位,引進最新蔬菜瓜果藥材優良品種和先進技術進行推廣,成立云梯關村蔬菜合作社,推動標準化生產品牌經營。

目標定下,征途開始,云梯關村的特色農業脫貧之路就這樣開始了。要得富,先修路,扶貧小組還多方面籌集資金4598.6萬元,先后建設了萬盛路、東盛路、黃河路等三條致富之路。

有了農業的發展,有了寬敞的道路,郭書峰還帶領扶貧小組的工作人員,著力打造黃河故道現代農業示范園建設項目,遵循“遺址保護,延伸開發”的原則,圍繞古云梯關遺址,挖掘海防、海運、海關、水利等歷史,重新演繹古云梯關昔日歷史價值、文化價值、科學價值、藝術價值,依托現有一期古云梯關禹王寺建筑群、望海樓、護碑亭、孝子坊和廢黃河萬畝防護林,建立生態體驗觀光園,使得古云梯村成為了吸引游客的休閑農業觀光熱點。

扶貧工作隊的日子是非常辛苦的,幾乎是每天連軸轉,規定休息時間是半月一休,但是實際上做不到半月休。在豐縣扶貧的兩年,錯過了女兒上幼兒園的時光,郭書峰回到南京,正好趕上了女兒上小學。這次來響水扶貧,郭書峰又得缺席女兒的高中時光了。他來響水,女兒剛剛上高一,考上的是金陵中學河西國際部,因為夫人在江寧中國藥科大學工作。為了孩子上學,來響水前,郭書峰幫夫人和孩子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個房子就匆匆來響水了。

2020年5月底,已有一個月沒回去的郭書峰決定回南京一趟,他這次回南京有兩件事。一是在古云梯關村的所有的規劃中,郭書峰決定依托孝子坊遺址啟動孝文化廣場建設,但是啟動資金需要500萬元,另外,他在網上查到全國有一個望海樓聯盟,他琢磨著能否去江蘇省文化旅游廳,有機會讓古云梯關村的望海樓加入全國的望海樓聯盟中。這兩項工作的難度都很大,但郭書峰想試一試。這對于古云梯關村、對于響水,可是一個特別好的契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