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沒有價值判斷,就不是合格的文學批評

來源:光明日報 | 楊光祖  2020年07月15日08:28

天狼影视 文學批評的關鍵應該是“批評”,也就是一種判斷力。如果沒有一定的藝術直覺和建筑其上的審美判斷力,那批評工作就無從開始。因為文學批評也是一種價值判斷。現在,文學批評界存在的問題,我認為最大的就是缺乏判斷力,或者不愿或不敢進行有價值的判斷。

天狼影视 文學批評作為一門人文學科,按照北京大學教授葉朗的說法,人文學科研究的對象是人的意義世界和價值世界。德國哲學家李凱爾特曾說,精神科學的對象是“價值”,而非“事實”,是一種“意義性”。文學批評是引導人們去追求一種更有意義、更有價值和更有情趣的人生,也就是引導人們努力提升自己的人生境界。這就需要文藝批評家有更高的美學素質、人文修養和優秀的審美能力,并且敢于做一種價值判斷。對那些藝術質量差、價值觀有問題的作品,敢于批評,敢于亮劍。

美國文學評論家韋勒克說:“價值問題置之不顧的話,我們就無法理解和分析任何藝術作品。我承認某一個結構是一部‘藝術作品’,這個根本的事實意味著一個價值判斷。”德國批評家施萊格爾強調批評的目的,在于“發現詩意的藝術作品中,哪些存在著價值,哪些并無價值”。文學批評的一個很重要功能,就在于具有否定意義,也就是去偽存真,為比較優秀的作品留存余地。這是一個優勝劣汰的過程,而不是黃鐘毀棄、瓦釜雷鳴。

天狼影视 韋勒克認為,一部藝術作品中審美價值的主導方面是使之成其為一部藝術作品的決定性標準。我同意他的觀點。如果一部藝術作品的審美價值不是居于主導地位,那它作為藝術作品的存在就值得懷疑。它可以是學術作品,也可以是別的東西,但就不是藝術作品。那么,什么是審美價值呢?韋勒克說:“我只能回答說,審美價值引發出審美境界,我認為這是猶如光明的感覺或痛感一樣不言自明的。”“光明的感覺或痛感”,說得多好呀。有些學者論證一大段,其實一看,他還是不懂。有時候,文學批評,還真不是在書房做繁瑣考證所能感知的。

天狼影视 文學史上那些優秀的批評家之所以優秀,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們敢于裁斷,敢于批評。作為真正的批評家,他們走在公眾前面,對公眾的閱讀發揮指導作用。蘇聯文學評論家別林斯基之所以偉大,就在于他敢于維護高標準,果戈理是他高度評價的作家,但當果戈理寫出《與友人書簡選》,他公開批評,毫不留情。當然,他也善于肯定偉大作家的偉大,如普希金、果戈理、萊蒙托夫的顯赫聲名,就來自于他的精準批評。他對陀思妥耶夫斯基、屠格涅夫、捏克拉索夫等新人的大力提攜和天才的預見,也顯示了他個人的才識、超人的藝術敏感和價值判斷力。

當代文學批評為什么缺乏公信力?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批評沒有價值判斷,或缺少價值判斷。導致這種現象的原因,有兩個,一是批評家本身就沒有價值判斷的能力。由于學養有限,趣味不高,視野狹隘,很少閱讀國內外文學經典,所以,一看當下作品,滿眼都是經典,處處都是大師。更有甚者,價值錯位,思想混亂,沒有基本的審美趣味,無法承擔起引領健康閱讀的職責。二是批評家陷于人情倫理,甚至金錢倫理的漩渦而無法自拔。他們明明知道作品很差,但由于人情的因素,或者有了金錢介入,就違心地唱贊歌。這類批評家,確實是需要反省的。寫下文字,是給后人的,白紙黑字,人人可見。一個批評家,應該堅持自己的審美趣味和價值判斷,對作品進行嚴謹細致的分析。

美國批評家威爾遜說,從歷史的和生平的角度出發,在細繹文學作品時,不論探求多么全面徹底,我們都必須準備嘗試評估。而且還必須能夠識別優劣,分辨一流與二流。否則就根本不是撰寫文學批評,而僅僅是文學文本里反映的社會史或政治史,或者著眼于過去時代的心理個案記錄。“評估”“識別優劣”,是一個文藝批評家的最根本素質和起碼的專業精神。文學批評家李劼曾在文章中批評某些批評家喜歡概念游戲,他說:“喜歡從概念到概念,做概念游戲。那情形就像玩碰碰車一樣,駕駛著一個概念,在場子里跟其他許多概念碰來碰去的,碰完一個小時,文章正好結束。”這種玩弄概念游戲的批評家,最根本的問題,就是缺乏藝術直覺,缺乏對作品的透徹理解,“所以導致一旦做起文章來,只好退到概念上,力圖從概念本身的發掘中,找到一條闡釋道路”。

總之,沒有評價和批評,就沒有任何有意義的文學藝術研究。作為一位文學藝術批評家,如果沒有價值判斷,應該說,就不是合格的批評家。

韋勒克說:“批評家的任務是區別藝術與非藝術,是精選和評估偉大的作品,包括古今作品,從而確立一套準則,一個傳統,一套典范或經典。”按此標準,我們的文學藝術批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比如批評家的學養、趣味、視野,當然,第一步就是堅持文學藝術批評的價值判斷。否則,一切都是空談。

(作者:楊光祖,系西北師范大學傳媒學院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