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我需要和你談談》 :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 

來源:《花城》 | 裘山山  2020年07月15日08:34

天狼影视 《我需要和你談談》這個中篇,是我去年下半年開始寫的,斷斷續續寫了四五個月。心里很想寫,寫起來卻很不順,可謂砥礪前行。總算在今年春節前完成了。當時疫情已經發生,我長出一口氣,感覺再拖下去,我可能沒心思寫了。

天狼影视 之所以進展緩慢,或許是因為我在這個小說的寫法上,采用了一個新的敘述方式,這種方式限制了我的一些靈活表達。我不知道該用什么詞來命名這個敘述方式,簡單的說,整個小說就是一次漫長的復雜的巨細無遺的傾訴。

天狼影视 我承認這個寫法是受了匈牙利作家馬依洛·山多爾的影響,我很喜歡他的長篇小說《燭燼》。但真的寫起來還是有些冒險的。畢竟總是一個人一種情緒在講述。如果所講述的內容并不精彩,就會顯得沉悶,挑戰讀者的耐心。但我還是努力往前走,努力讓傾訴有意思,獨特并且豐富。最終,堅持到了結束。

天狼影视 其實開始寫的時候,我是想寫一個故事,一個人在得知自己即將失智時,努力想把一些懸而未決的事處理了,甚至想把心里藏了幾十年的秘密說出來,由此引發了系列的故事。

天狼影视 但是寫著寫著,就偏離了初衷,我的重心轉移到了人物上,我不再想寫離奇的故事了,我想寫一個人,一個獨特的人。更確切的說,是個獨特的老婦人,一個聰慧好學,善于接受新事物的老婦人,一個生活觀念和追求都與眾不同的老婦人。對,年近七旬的老婦人。偏偏是這樣一個人,患上了阿爾茨海默癥。如同美人最怕失去容顏,她將要失去的,也是她一生中最看重的東西,智能。

坦率的說,我的生活中缺乏這樣的體驗,盡管現在罹患阿爾茨海默在的人越來越多。所以,有這方面感受的讀者,可能會覺得我寫得還不夠到位,不夠真切。所幸我努力想表達的,是主人公初患此癥時的恐懼和應對,而不是罹患之后的狀態。

再寫下去,我覺得我也不是在寫一個人,而是在寫一個靈魂,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一生追求完美,追求卓越,遺世獨立,面對突然降臨的不可逆轉的厄運,依然不愿妥協,不肯就范,進行頑強的孤獨的抵抗。在這個抵抗的過程中,她的靈魂熠熠閃光。

天狼影视 我敬重這樣的人,以此致敬。

2020年小暑

于成都正好花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