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云游揚州朱自清故居:文學夢的起點

來源:澎湃新聞 | 高丹  2020年07月15日08:46

朱自清故居主任韓豐現場對朱自清故居進行了導覽

7月12日,由人民文學出版社主辦的“回到文學現場,云游大家故居”系列活動的第十站去往揚州的朱自清故居。直播中,朱自清故居主任韓豐現場對朱自清故居進行了導覽,他詳細介紹了朱自清故居的地理位置及陳設,還原了朱自清一家人在揚州生活的點滴。直播后半部分,朱自清先生的嫡孫朱小濤,原中國散文學會副會長吳周文等以訪談的形式探究朱自清的精神世界。

朱自清故居所在的揚州的小巷

“這幾天心里頗不寧靜。今晚在院子里坐著乘涼,忽然想起日日走過的荷塘,在這滿月的光里,總該另有一番樣子吧。月亮漸漸地升高了,墻外馬路上孩子們的歡笑,已經聽不見了;妻在屋里拍著閏兒,迷迷糊糊地哼著眠歌。我悄悄地披了大衫,帶上門出去。”——《荷塘月色》

朱自清最為人所知的名篇《荷塘月色》雖然是他任教清華時根據清華園中的某一處荷花塘所寫的,但是這片荷塘也出現在故居中朱自清雕塑的背景中。《荷塘月色》中所寫的人物也都曾在揚州的這座故居生活過。

朱自清故居位于揚州市廣陵區安樂巷27號,故居始建于清代,目前作為名城保護的歷史街區景點對外開放。朱自清故居沒有一般的故居的恢宏建筑,共計三間兩廂一對照,另客座兩間,大門過道一間,天井一方,是揚州傳統的三合院式民間住宅。1982年被定為市級文物保護單位。來到故居,首先看到的是懸掛在門洞上方“朱自清故居”牌匾。

現在故居的西廂房就是朱自清的庶母休息的地方,朱自清在《荷塘月色》開頭寫到的“妻在屋內拍著閏兒,迷迷糊糊哼著眠歌”一句,閏兒就是由朱自清的庶母帶著睡在西廂房。東廂房的兩張大床、梳妝臺、案幾、大櫥、桌子及其它陳設,都是當年朱自清的父母和兩個女兒的所用之物。墻上的兩張照片一張是朱自清的母親,另一張就是《背影》里的那個慈愛的讓朱自清的“眼淚很快流下來”的父親朱鴻鈞。東廂房還有一幅古色古香的字畫。在揚州,清代的時候能有一個案幾說明家境是比較優渥的,朱自清的父親也曾做過小官,但是在朱自清寫作《背影》時家道已經中落,父親的官職也沒有了。

天狼影视 朱自清故居中保留了朱自清的臥室,即當年朱自清回揚州后跟他的續弦陳竹隱住的房間。朱自清是1932年從國外游學回國,在上海的一個旅館里面,朱自清將他的親朋好友、學生等等請來,在旅館里舉辦了婚事,緊接著和陳竹隱來到揚州住在現在故居中的臥室。這也是陳竹隱第一次感受到揚州文化。朱自清18歲離開揚州,多半是家里有事才回來。朱家曾經在揚州住了七個地方,這個地方是朱家在揚州生活的最后一處,也是時間最長的一處,也是整個揚州市朱自清故居保存最完好的一處。前面的六處因為種種原因,有的是毀壞了,有的時間很短暫,這一處是最能夠代表朱自清在揚州生活的場景的。韓豐介紹:“朱家生活的場景我們進行了復原,但是當時清代的石頭原封沒動,都是歷史遺存,能感受到歷史的滄桑。”

故居的朱自清臥室前面很有江南特色的門

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大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臺,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干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我再向外看時,他已抱了朱紅的橘子往回走了。過鐵道時,他先將橘子散放在地上,自己慢慢爬下,再抱起橘子走。到這邊時,我趕緊去攙他。他和我走到車上,將橘子一股腦兒放在我的皮大衣上。于是撲撲衣上的泥土,心里很輕松似的。過一會兒說:“我走了,到那邊來信!”我望著他走出去。他走了幾步,回過頭看見我,說:“進去吧,里邊沒人。”等他的背影混入來來往往的人里,再找不著了,我便進來坐下,我的眼淚又來了。——《背影》

天狼影视 朱自清出生在東海,后來父親調到邵伯做官,在邵伯的運河邊上有一只鐵牛。“朱自清年輕的時候也沒有什么玩具,就在運河邊拿著石頭或瓦片往里面打水漂,或者爬鐵牛,其實鐵牛當年在運河是鎮水的,它也是一個警示標志,一旦水漫過鐵牛就告訴大家可能會發大水,住在附近的居民趕緊撤離。”韓豐介紹。

天狼影视 在朱自清故居的紀念館中,有一面墻是專門用漫畫的形式表現《背影》這部作品中朱自清和父親分別的場景。當年朱自清在文章里形容父親是一個脾氣暴躁而古怪的老頭,《背影》的故事發生在1917年,但朱自清是1925年才把《背影》寫出來,前后有八年時間。

朱自清小的時候,他父親在院子里,有文字顯示“朱自清的父親左手拿著酒壺小酌幾杯,右手拿著蒲扇一來增加涼意,二來驅趕蚊蟲。”他其實就是在等朱自清回來,要檢查他的作業。“如果作業寫得好父親特別開心,賞幾個花生米、豆腐干,朱自清特別開心,但朱自清作業寫得不好,他父親會非常嚴厲地斥責,甚至把他的作業撕掉或者扔掉,放在火里燒掉。所以1917年的時候,祖母去世以后,朱自清回來奔喪看到父親以后,他突然覺得父親變了。當父親去送朱自清上學的時候,朱自清也詫異,以往父親不是這樣,這次父親怎么對我有這樣的表現呢?又是買橘子,又是送衣服等等。”

到了1925年的時候,父親給朱自清寫了一封信,信中說:近日身體尚好,唯膀子疼痛厲害,提筆不便,想必大去之日不遠矣。當朱自清讀到這封信以后,他突然想到八年前父親送我的場景,而此時父親已經賦閑在家。朱自清此時也做了父親,也理解了當時父親的嚴厲。

天狼影视 在直播后的對談環節,朱自清先生的嫡孫朱小濤介紹:“他在揚州中學上學的時候就已經開始做文學夢了,我的曾祖父也有點文化,家里頭有一些藏書,但是沒有滿足他,到揚州中學以后,學校有藏書,他如魚得水。他本來就念過一些基本的國學經典,四書五經什么的,到了揚州中學以后又看了大量的古代書籍,比如《漢書》《資治通鑒》《韓昌黎集》《柳河東集》等等,開始大量閱讀。”

“這其中最讓他感興趣的有兩種書,一個是《聊齋志異》,一個是林譯小說。他上中學的時候正好是新文化運動興起之時,五四運動快出現了,西方大量的文學作品開始進入中國。他在這些小說當中,包括《聊齋志異》也好,包括林譯小說也好,在里面領略了好多他平時或者以前沒有領略到的東西,比如金戈鐵馬馳騁疆場的這種場面,纏綿悱惻的狐仙鬼怪的愛情故事,或者異域他鄉五彩斑斕的景色等等都使他著迷、沉醉,所以他這時候開始做自己的文學夢了。”

現在人們談到朱自清的家國情懷的時候,大多數只知道最后他拒絕領取美援面粉的事情。實際上他的民族情感也是在揚州生活讀書的時候就已形成。“揚州不僅是一個儒風雅氣的城市,同時也是一個鐵血豪情的城市,歷史上有宋代的李庭芝、姜才,清代的史可法。史可法對他影響比較大,1912年辛亥革命前后,我的曾祖父得了一場病,當時借住在史公祠,就是今天史可法衣冠冢那個地方。這期間朱自清幾乎每天過去或者請安或者陪侍老父親,在史公祠這個地方他多次聽人講過史可法如何率領揚州軍民抵御外敵英勇不屈的英雄事跡,這個對他的影響巨大。史可法的那個對聯‘數點梅花亡國淚,二分明月故臣心’對他也有影響。”朱小濤說。

故居內景

天狼影视 揚州大學文學院教授吳周文說:“揚州的悠久文化對朱自清的影響是很大的。揚州沒有很高的樓,只有兩層樓、三層樓,亭臺樓閣很精致。這些精致的揚州建筑吸取了傳統的美學理想,這個美學理想就是儒家的美學理想,朱自清的美學理想也承續了這種溫柔、敦厚。從地域文化來說,揚州是一個鹽都,揚州的儒商都很有錢,發了財就要講究文化品味,儒商做一些教育事業,追求儒雅。朱自清也汲取了儒家的入世思想,但是克服了儒商文化的弱點浮躁。所以朱自清是一個很嚴謹的人,儒商文化對朱自清的人格有很大影響。”

云游故居系列活動以“回到文學現場”為要義,一個時代的物質載體可以折射一個時代的文化精神,通過回到作家們生活過的實地實景去感受他們的人生,走進他們的創作,對深入了解文學作品中的精神內涵和審美韻味也有著很大的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