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從原著到連環畫,《山鄉巨變》予當下何種啟發

來源:文匯報 |  許旸  2020年07月15日07:46

賀友直根據小說《山鄉巨變》創作的同名連環畫。 (資料圖片)

天狼影视 作為一種藝術形態,連環畫承載了幾代中國人的青春記憶。在當下,它該如何延續生命力?日前,以“兩個人的《山鄉巨變》——從連環畫看原著”為題,武漢大學教授蔡小容與作家毛尖、華東師范大學教授羅崗展開了一場線上講座,從原著到連環畫,探討經典之作《山鄉巨變》對當下連環畫創作的啟發。

天狼影视 提到中國的連環畫,《山鄉巨變》是繞不過去的一部作品。周立波長篇小說《山鄉巨變》寫于20世紀50年代末,描寫了湖南清溪鄉農業生產合作社的發展過程,富有時代特性的人物群像躍然紙上。此后,1961至1965年間,賀友直繪畫的同名四冊連環畫出版。原著與繪本筆法相似,氣韻一致,被評價為文與畫相得益彰的典范。

在蔡小容看來,賀友直兩次推翻西洋筆法,周立波也努力擺脫了早期作品的歐化語言痕跡,他們都找到深扎本土的“根”,這是對當下連環畫創作的一大啟示。

“連環畫并不因它是通俗大眾的藝術就影響了其藝術性。恰恰相反,連環畫在成為一種通俗的、大眾的、為中國老百姓喜聞樂見的藝術形式的同時,藝術性得到了極大提高。許多著名藝術家加入連環畫創作中,使它真正成為美術而不僅僅是一種畫術。”在羅崗看來,探尋連環畫的幾度起伏困境,創作人數的減少或許只是表層現象,更大問題在于藝術家靈感來源的場域有待激活。

毛尖認為,連環畫這一創作機制的關鍵,在于畫家和書寫世界的關系。“畫家書寫現實一樣創造了想象共同體,而且畫家與其寫作對象之間、與世界之間也有一種新的透視關系在確立。”

天狼影视 《山鄉巨變》對當今連環畫創作的另一個重要啟示是:出色地把文字人物翻譯成圖畫人物。“對照原著看繪本,身為畫家的賀友直,對原著的理解相當精準而深厚,甚至超過了部分文學評論家,這反映在賀友直對人物形象的設計非常到位。”蔡小容舉例,小說角色劉雨生的面相和善,謝慶元的眼神就有些陰戾;陳先晉和亭面糊的年紀、打扮都差不多,但這兩人決不會混淆,一個扎實沉穩,一個謔虐詼諧;菊咬金只是心事重重,秋絲瓜則有點讓人膽寒……惟其如此,加上畫功,他的《山鄉巨變》才被視為連環畫的登峰造極之作。

天狼影视 “連環畫是畫故事的,但如果只畫故事情節,沒有大量細節動作讓畫面生動飽滿,勢必只落得個圖解故事的淺薄,成‘跑馬書’。”蔡小容說,周立波寫《山鄉巨變》,賀友直畫《山鄉巨變》,都曾去往故事發生地湖南益陽待了三年,深入鄉村生活。從原著小說到連環畫,這種在藝術上追求現實主義的高度真誠和努力,對當下創作仍有啟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