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草原》2020年第7期|艾平:你的故事正年輕

來源:《草原》2020年第7期 | 艾平  2020年07月15日06:48

我沒有想到眼前這個人就是趙麗杰。赤峰市扶貧辦和林西縣扶貧的工作人員,紛紛給我講趙麗杰的故事,沒有誰對她的外在形象做過描述。

在我的想象中,一個開著拖拉機在田地里春種秋收的女人,一個趕著四百只羊早出晚歸的女人,一個獨自開車每天進出幾十家售送自己包的黏豆包的女人,應該屬于身強力壯那一款——臉上布滿烈日留下的赭紅,手上有黏稠的汗漬和厚厚的老繭,笑起來前仰后合地動山搖,身上的衣服平平常常寬松肥大,用拿起一把鐵锨的感覺,舉起餐桌上的筷子。

天狼影视 事實上,趙麗杰是個美麗的時尚女郎,以至于她就坐在我的身邊,我還在想,不是說趙麗杰會來嗎,怎么還沒有到?我這樣說毫不夸張,我身邊的她,雪膚凝脂,臉上透出些許玫瑰的色澤,一雙眼睛黑亮清澈,長發垂肩,身材有型,說話綿言細語,舉手投足從容大方。我一向以貌取女人,不是看價錢,而是看一個女人在把衣帽變成服飾的過程中體現出來的品位。淺牛仔色的棉布襯衫,外罩深一度的牛仔坎肩裙,坎肩裙的領口和裙擺處有一道淺金色的鑲邊,黑色的體型打底褲,腳踩一雙暖色調的漆皮鞋,皮鞋裝飾竟然和裙子上的鑲邊相映成趣……趙麗杰的打扮體現了她的自我了解,抬人兒,雅氣,簡潔,毫不刻意,又透出小小的心思,這種女性的聰慧讓我看著非常舒服。服飾往往體現一個女性對生活和自己的全部理解。還沒有深談,我就喜歡上她了。

天狼影视 這是一個從故事里走來的女子。1987年出生,今年33歲,趙麗杰如此年輕的人生故事,使我想起一株柔嫩的柳樹,多少次在風中雪中彎下腰,似乎就要折斷,卻能夠慢慢地直起身,站起來,然后綠意盎然,茁壯成長。

趙麗杰的父母都是林西縣的農民。

林西縣的雙興村地處大興安嶺山脈南部的山溝里,干旱少雨,缺養人的河,缺水澆地,也缺致富的路。這里只適合種植耐旱的雜糧,雜糧低產,一年到頭辛苦下來,只能收獲幾百斤。在他們第一個兒子不幸夭折之后,這對夫妻看到一家親戚放棄了一個生下三天的女嬰,抱起來看看,這孩子命大,還有呼吸,他們心軟,便抱回家當了自己的女兒。為了給孩子富裕的生活,這對夫妻決定遠走他鄉。大興安嶺北部東側的鄂倫春自治旗小二溝鄉成了他們落腳的地方。在這里,他們渾身的氣力和農耕經驗派上了用場。夫妻雙雙種地,使用機械化作業,一種一收就是上萬斤;丈夫間或去林業局打工,雖然把大圓木從山上運下來的工作十分艱苦,但是可以掙到優厚的工資,這是在遠方的老家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趙麗杰出生了,健康又活潑,不久母親又給她生了個弟弟,一家五口,過上了溫飽安穩的生活。不知道為什么,在家里的三個孩子當中,父親對二女兒麗杰分外嚴厲。九歲,父親就帶著她下地了,讓她分辨什么是草,什么是苗;上了小學,父親便要求她學做飯,學洗衣服,照顧弟弟;十三歲,父親手把手地教她開小四輪拖拉機,她就這樣學會了做莊稼活兒,每年家里春種秋收的時候,田里總是少不了她單薄矮小的身影。相對于趙麗杰,姐姐和弟弟得到的疼愛,要多很多。吃的穿的,都是盡著他們倆。父親經常和麗杰說的是,一個人就是累死,也不能餓死,只要你認干,就沒有過不下去的日子。要學會靠自己的肩膀把家撐起來。而對待姐姐和弟弟,父親從來不說這些,一味和風細雨,關懷備至。

趙麗杰搞不懂父親,也有幾分賭氣。看到姐姐退學在家里,趙麗杰說,我不想退學,我要接著讀,不想當一個無知的人。為了不讓外人議論父母,說他們偏向親生的女兒,只供麗杰上學,不供姐姐了。小小年紀的麗杰,上了中學,就開始自己供自己了。所有不上課的時間,她先到自家地里薅草、間苗、干雜活,不論是下雨還是刮風,哪怕被澆透凍透,都必須把急重的活兒干完。干完自己家的活兒,她就去別人家的地里打工,掙自己的書費、住宿費、伙食費。

十七八歲的時候,村里人都叫趙麗杰假小子。裝著一百多斤糧食的袋子,別人幫著搭上了肩頭,她背起來就走;一百多只羊的羊群,她鞭子一甩就趕到了草甸子;拖拉機和農機有點小毛病她也能鼓搗好。

2006年,父親由于長年上山運送木頭,經常在寒氣中喝酒驅寒,得了一種莫名的疾病,渾身沒勁,手發抖,于是只好回家侍弄牛羊養家。正月十五,他在給牛加料時,突然身子一歪,就倒在了地上,當趙麗杰聽見聲音,父親已經永遠地閉上了雙眼。母親帶著弟弟到沈陽看病去了,姐姐回了她的生母家,家里只有趙麗杰一個人,那時趙麗杰還是個不滿十九歲的小姑娘。

天狼影视 天塌了!趙麗杰使勁搖父親,父親的胳膊突然變得很沉重,很僵硬;她喊著,爸呀,爸呀,父親的眼睛好像微微一動,細看卻再也不動了;她把臉貼在父親的手心上,父親的手心開始還是溫熱的,不一會就冰涼冰涼的了,最后,那個無數次撫摸過自己頭頂、扶著自己干農活兒的手掌徹底僵直,無論小麗杰怎樣拼命用自己的手去揉、去暖,仍然像寒風中的一塊鐵那般無情。

天狼影视 這一天是正月十五,渾圓的月亮把院子、草垛、羊圈、父親的遺體照得慘白,天地間那個靜啊,小麗杰號啕著,沒有一個人能聽到她的聲音,她覺得,整個世界都和父親一起凍成冰了。小麗杰想把父親從地上抱起來,可是怎么也抱不動,她突然清醒了———難道那個時刻真的到了?她慢慢抬起頭,孤零零地站在月光下。爸呀,爸呀,你為什么跟我說要學會用肩膀把家撐起來,你難道早已知道一切都是命中注定?可是我并不知道該怎么辦……爸呀,爸呀,你就這樣把我丟在大冷天里頭了,你就不能回回頭,告訴我可怎么辦啊……絕不能把這個噩耗告訴母親。母親遠在沈陽,因為弟弟三天之后就要做一個大手術,如果告訴她,她垮了,弟弟誰來管。

天狼影视 雪花從朝暉的縫隙中襲來,當父親的遺體被裝進朱紅色的棺槨,安放在院子里,小麗杰的眼淚已經在夜晚里哭干了,她孤零零地跪在燒紙盆前。她燒完的紙錢灰一層層懸摞著,生命,生活,時間,記憶在這一刻變成了一場灰。卻不知,一個火星突然探出來,紙錢死灰復燃,火舌飛快地燎著小麗杰的劉海,烤到了小麗杰的手,她愣愣地不知道痛,恍然中心里一驚,難道這是父親重重的一句叮囑?

按照北方喪葬的習俗,停靈三天出殯。小麗杰一個人,白天給來幫忙的鄉親做飯,晚上守著父親的靈柩呆坐。

天狼影视 弟弟的手術并不成功,他和死去的哥哥生的是同一種病,這種病來自基因,中國只見過兩例。被苦難壓垮的母親,整日淚水洗面,精神恍惚,家里的積蓄已經所剩無幾,弟弟還需要做第二次手術。二十歲的趙麗杰,在地里偷偷流淚,回到家里,面對弟弟和母親強作笑顏。只見弟弟一天天虛弱下去,他臉色青灰,無法直腰,肚子無時不在痙攣。每當趙麗杰收工,回家,第一眼就會撞上弟弟那乞憐的眼神,弟弟還小,對死亡并沒有什么理解,但是他懂得不能離開母親和姐姐。骨肉情深,趙麗杰拼死也要救弟弟,她出門借債,踏遍了所有親朋好友的門檻,可是沒有人相信,一個小姑娘有朝一日能夠把他們的辛苦錢如數還回來。趙麗杰在人家的面前淚水漣漣,人家拿出個三頭五百,說一句不用還了,算是安慰她。

家里連個可以商量的人都沒有了。到底還得動用命根子,趙麗杰賣了五坰地,拿到五萬元,帶著病重的弟弟和精神抑郁的母親,來到北京協和醫院。弟弟住院手術,所有的錢用在他身上還不夠。趙麗杰和母親住不起旅館,就墊著紙殼子,睡在走廊的地上,吃干面包就礦泉水。母親為了兒子,女兒為了弟弟和母親,她們無比堅韌,拼上性命也在所不惜。知道她們處境的人,紛紛伸出援助之手,這個出兩百,那個出六百。人在絕境,每一元錢都讓他們感到天大的溫暖。那些陌生的人,把錢放到母親的紙殼上邊,說聲不用謝,就走了。縱使相逢應不識,但是他們的真情就像種子一樣,深深地種進了趙麗杰的心田。她發誓,自己這輩子除非不翻身,只要有能力了,一定要幫助窮人,幫助弱者。

天狼影视 弟弟到底沒有救活。父母基因太近,如果生男孩,就會造成胎兒畸形,最終不能保住。醫生的診斷,讓趙麗杰明白了父親的深意。人類的科學認知距離中國貧窮的鄉村雖然十分遙遠,但父親對未來的某些預知,卻來自于他失去大兒子的生命之殤。

天狼影视 母親的病越發嚴重了,她已經不能像正常人一樣生活了。

“即使肩上的擔子再重,老趙家畢竟還有一個女兒。我要拼命掙錢,我要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這個家垮不了,你的女兒和你一樣,是個寧可累死,也不能餓死的人!”

天狼影视 2009年,趙麗杰靠著無比的自強之力,完成了在赤峰師專的學業。聽說故鄉的老中醫可以用中藥調理母親的病,趙麗杰打點了行裝,處理了家里僅存的田地,帶著母親回到了赤峰市林西縣。老中醫是母親的四叔,她們娘倆便住在了林西縣城四叔的家里。母親的病有了一點點好轉,趙麗杰開始創業養家。在上學期間她發現了校園附近的學生餐難吃,又貴,同學們都渴望物美價廉的學生餐,做這一行應該是可以雙贏的。一畢業,她來不及考慮其他的入職考試,即刻租了門市,開了一家學生快餐店。做飯可是她的長項,她的學生餐色味香俱全,店里干凈得一塵不染,價錢又適合學生,開業一個星期,她的小店開始爆紅。

就在這時候,那個命中注定的男人出現了,他叫董蒙,林西縣新城子鎮雙興村人,此時正在新疆武警部隊服役。他到四叔的診所取藥,讓在一旁照顧母親的趙麗杰眼前一亮。后來趙麗杰跟我說起這個情景時,用了一個小青年的口頭禪——“好帥啊!”。別人告訴她,這是咱們村誰誰家的兒子,比你大三歲,叫大哥,他們就這么相逢一笑, 算是認識了。當時正值青春萌動的年齡,彼此的化學反應應該是有的,但是趙麗杰就此打住不敢深想,因為自己的肩頭扛著一個還沒有走出苦難的家。直到趙麗杰慢慢發現,這個年輕軍人雖然話不多,但是很有禮貌,總是和顏悅色,看到診所里來病人,他便讓出座位,讓人家先就診,是個善良厚道之人。后來,兩個年輕人加了QQ,說是普通朋友,話可是越說越多。

董蒙在第二年復員了,他經常去趙麗杰的小店幫忙。趙麗杰深深愛上了為人端正、頭腦聰明、能吃苦的董蒙,她覺得自己的眼光沒錯,董蒙正是自己要尋找的那個人。

天狼影视 可是董蒙的父母還是帶著一些古老的偏見,他們向兒子提出了質疑,這個姑娘家里窮不說,命還賊拉硬,自己身體那么結實,家人卻死了三個人,就剩下一個病歪歪的老媽,咱不能要。

趙麗杰跟董蒙說,窮,我不怕,親人暫時不支持,我也不怕,只要我們努力,一切都會改變,我只要你對我媽媽好。

天狼影视 董蒙說,那還用說嘛,那不也是我的親人嗎。

董蒙常常坐在岳母身邊,像哄孩子一樣和她聊天,一有空就幫她料理生活,病中的母親得到了一絲安慰。誰家的女兒不是母親手中的寶,可麗杰這孩子,從小就只有疼愛別人的份兒,有誰呵護過她、照顧過她?眼見得自己的女兒有了知疼知熱的女婿,不久又有了一個可愛的外孫子,母親的臉上出現了舒心的笑容,漸漸地擺脫了病魔,后來一直把趙麗杰的兒子帶大。

董蒙在部隊時獲得了醫療專業的證書,趙麗杰也可以在城里找個安穩的工作。但是,趙麗杰往雙興村老家走了幾趟,到山坡上、莊稼地里、林甸子轉了個遍,萌生了回農村創業的想法。董蒙說,你上哪,我到哪。

你見過河水倒流的嗎?你見過杏樹在冬天開花的嗎?全村全鄉全縣,年輕人哪個不往高處走,你能給找出第二個像你們這樣的傻狍子嗎?公公這輩子在農村過苦日子是怕了,一看這兩個人真的回到了農村,氣得火冒三丈,每天指桑罵槐,他覺得自己的兒子虧大了,都叫兒媳婦帶偏了。

天狼影视 有道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完美的愛情就是心心相印。趙麗杰說,雙興村為啥能有這么多撂荒的土地?董蒙告訴她,一來雨水少,雜糧產量太低,種地沒賺頭;二來種地靠鋤頭鐵锨,臉朝黃土背朝天,現在的人不愿意付這個辛苦,能干活兒的人都到城里打工去了,這土地就變成了有主兒沒人種的撂荒地了。

天狼影视 趙麗杰說再荒蕪兩三年,這里就徹底成了草甸子了。

董蒙說,我知道,你是想把小二溝的機械化復制到雙興村的撂荒地上。

夫妻倆開始研究林西的氣候——每年降雨量不足300毫米,無霜期只有110天左右。林西為什么有種雜糧的傳統,是和雨水少有關,短時間強烈日照,四十天不下雨,蕎麥、莜麥、黃米、蕓豆、黑豆、綠豆都可以在這種情況下生長。這些作物都不會長得很高,但是種子飽滿,營養豐富。

那兩年,他們是真困難,麗杰懷孕時,就想吃個雞腿,幾次話到嘴邊,又咽回去,她知道,她如果說了,丈夫即使捉襟見肘,也會去給她買回來。所以她不能說,她舍不得花錢。但是,她把全部的嫁妝錢都一次性花光了,開回來一臺小型拖拉機。

敗家子,好好的日子非讓你們折騰毀了不可。在山溝溝里窩了幾輩子的老人,膽子小,脾氣暴,除了親眼見汗珠子啪嗒啪嗒掉在泥土里,其他一律不相信。趙麗杰多少次氣得眼淚在眼眶里打轉,董蒙就把手伸過來了,每一次,趙麗杰都是在丈夫溫情的懷抱里,忍住了眼淚。

雙興村那時的貧困景象,在當下中國的農村里是看不到了。夏天的土地,是半黃半綠的,沒有作物,只有荒草,通向縣城的是一條砂石自然路,手機沒有信號,出門靠騎自行車,家家戶戶住著陳舊破爛的房子,從東邊走到西邊,連牛羊的叫聲都很難聽到,年輕人都瀟灑地沖向了城市,只有老人和病人,在各家的昏暗的土房里發出沉重的嘆息,進了村像是走進了塵封的歷史記憶。

天狼影视 趙麗杰挨家挨戶上門詢問:“大爺大娘,你家的地今年種不種?”

“不種正好,不賠不賺,種了,秋后還不夠雇工的錢呢。”

“那大爺大娘,我種一年好不好。”

“那感情好,要不然就成了放羊的甸子了。”

天狼影视 “那大爺大娘,到秋我要收了,每畝地按照收成,給你們交租金。”

“不用,不用,就算替俺們翻地鏟地了。”

三百畝地,很快就流轉過來了。可能是因為荒僻的小山村里,終于有了一點風吹草動,有了一絲活氣兒,村民便有了十二分的興奮,早早地站在地頭等著,就像等著看一場戲。早上三點,天剛蒙蒙亮,趙麗杰戴著頭燈,開始在田間作業,餓了吃點涼饅頭,累了,靠在座駕上打個盹兒。村里人看看就散了,他們不相信這細皮嫩肉的小媳婦能成事兒,雨攪雪,烈日干風,風雨交加,大興安嶺腳下的春季幾天就變一場戲法,似乎故意折磨這個不服輸的小媳婦。趙麗杰咬緊牙關拼命干,人長在了機器上,自己也成了鋼鐵,趙麗杰頭頂上的遮陽帽,變成了灰白色,輕輕拿手一捅就會出現個口子。到底把種子如期播下,到底看見了秧苗一天天破土發芽,拔節吐穗。站在丈夫的身邊,三百畝綠油油的好莊稼在風中如波濤起伏,趙麗杰忘記了所經歷的一切,甜甜的蜜,在心里蕩漾。

天狼影视 按照夫妻倆的計劃,如果豐收,明年要置辦一些大型的農機設備,流轉更多的土地,擴大生產規模。實施這個計劃的前提就是手里有錢,有了錢,事業就有了基礎。于是趙麗杰在種地的閑暇中,買了一百個懷孕的母羊,繁殖了一百個羊羔,接著繼續繁殖,到了年底,她已經有了將近四百只的羊群。這時,董蒙是分不出身來幫助她了,他從村委會會計做起,接著當了村黨支部副書記,現在是村里的黨支部書記兼村主任。

作為一個生于草原的寫作者,我熟悉放牧生活,曾多次見過牧羊人出牧,轉場,接羔。可實在想象不出來,長發飄飄的趙麗杰趕著羊群在山地里穿行的景象。她只平平淡淡說了句——這頭發,放羊的時候我也沒舍得剪短。我這廂眼淚就涌了出來,我心疼一個女人本該坐在柔軟的沙發里,端一杯咖啡,捧一本詩集,或者推著嬰兒車在陽光里哼搖籃曲的年齡,我更心疼她那份于孤獨畏葸中的孜孜矻矻。這樣一個二十多歲的小媳婦,孤零零地趕著近四百只羊的羊群尋覓水草,那絕不是什么浪漫的事兒——腳下是深深淺淺的草窠,身后是黑黑的樹林,山根、林間到處都是墳墓,一只松鼠從腳邊跳起來都能把人嚇個半死,況且,趙麗杰放牧必須貪黑起早,早晨兩三點出去,八點多回來,下午三四點鐘再出去。羊怕熱,人卻什么也不能怕,她把羊趕進圈,忙著吃口飯,就要去地里干活兒,干完活再接著放羊。困極了,看著羊群老實吃草,就往有草的地方一鋪雨衣,抓緊打個盹,一覺醒來,發現自己的身上爬滿了紅螞蟻。有一天風大,一個裝著五根玉米的桶被風刮得老高,又落到她的身上……

天狼影视 秋收季到了,趙麗杰家的場院裝滿了大豐收的糧食,聽到傳說的鄉親們悄悄走進門來,挨排數糧食袋子,數完了,奔走相告——是真的,十萬斤還要多出幾千斤!反對的聲音不見了,鄉親們來找趙麗杰說,明年還想把土地流轉給你種。

經過兩年的努力,趙麗杰積累了一些因地制宜的管理經驗,她接著流轉了將近六百畝土地,購置了兩臺大馬力拖拉機,一臺大型收割機和九臺小型農機,通過對土地的集中和規模化經營,延伸了養殖、種植產業鏈,實行了連片耕種,因而農作物的產量大幅度提高,2014年正式注冊了自己的家庭農場。

天狼影视 正當趙麗杰的創業藍圖,在故鄉的土地上徐徐鋪開的時候,全國上下扶貧攻堅的號角已經吹響,精準扶貧不斷深入,這可真是好雨知時節,當春乃發生!精準扶貧需要優秀項目,產業項目需要有更多的村民參與。2017年趙麗杰順應時代大趨勢,牽頭成立了榮盛達種植農民專業合作社,繼續擴大雜糧產業化規模,購買各種大馬力農機具達到三十八臺,為了讓百姓獲得實實在在的收益,合作社采取三種模式進行土地流轉,對被棄耕的土地, 以高于市場價格租用,使土地得到有效利用,讓村民得到租金;對有一些勞動能力的老人,對他們的土地采取委托式經營,合作社為他們耕種、防蟲、除害、收割,并減免百分之二十的費用,他們只負責田間管理和晾曬原糧,合作社最后還以每斤高于市場的價格回收原糧;針對有勞動能力無資金的村民,吸收他們以土地入股的形式加入合作社,并在合作社務工,使其得到入股分紅和勞務工資的雙重收入。現下,合作社流轉托管土地達二萬三千畝,每年增產七十余萬斤,直接效益上百萬,輻射帶動周邊三千五百余戶百姓脫貧致富,人均收入增收三千余元,為當地村民確保“兩不愁,三保障”貢獻了力量。

趙麗杰曾經長時間研究過自己種的蕎麥。蕎麥是當下農村很少可以自己留種子的作物之一,在北緯四十三度的低溫和強烈日照中,蕎麥頑強而簡單地生長,由于無霜期太短,她進化成了一種特殊的樣子,細細的莖稈,繁花一般的籽粒,寧肯全身干枯,把所有的能量都集中在種子上,為的是留下綿延不盡的種群。看到地里的蕎麥,趙麗杰總是想起一些人來,這些人當年把一百元、二百元、六百元輕輕地放在她和母親坐臥的紙殼上,悄然地離開,就像在土地里撒下一顆美好的種子,讓趙麗杰永生不忘,她已經不知道多少次默念過當初的誓言——這輩子,除非不翻身,只要有能力了,一定要幫助窮人,幫助弱者。現在,這些種子已經成熟,趙麗杰要把這種子播撒到力所能及的每一寸土地里。

蘇萬軍一家,本是雙興村的殷實戶。蘇萬軍原本身強力壯,常年在外打工,有固定不菲的收入,誰知在2011年春節期間,因為放鞭炮出了意外,一只眼睛被炸空,經多方搶救,保住了性命,卻再也不能出去打工了。由于治療中落下饑荒,只靠妻子一人干雜活掙錢,日子過得雪上加霜,一天不如一天。蘇萬軍的情緒因此非常糟糕,常常喝悶酒,發脾氣。

趙麗杰出現在他們家,還沒有講話,蘇萬軍就開懟了,我知道你干啥來了,你家過得好,到我這臭顯,走走走,我不給你打工。

趙麗杰理解他的心態,多少年村里人就是如此,寧可在外面彎到折腰,也不肯在鄉人跟前垂一下眼皮。

一次不行,趙麗杰又去了第二次,這一次她這樣說:“二大爺,我來求你們幫忙來了,我們家沒有你們幫忙,可就要關板了。你就給我往灶膛里添添柴火,干點雜活,一天一百元,算是給我救急。”看蘇萬軍沒有動氣,她慢慢地講起了自家的故事——誰愿意攤上事兒呢,想當年我爸活著,我們家也是村里過得好的,后來變成了最窮的,那比你家可難過多了,現在這不也是挺過來了……

蘇萬軍終于想明白了,于是夫妻倆到合作社干活兒, 一個月掙六千元,一年就還清了外債,天天樂呵呵的。他們家現在已經脫貧,還給兒子在林西鎮首付了樓房款。

天狼影视 張漢文家的情況更是令人愁眉不展, 妻子是多年的精神病患者,久治不愈,受到一點刺激立刻會做出激烈反應,跳過三次井,動輒不遮不掩地跑到街上,全家人被她弄得疲憊不堪,導致張漢文落下腦出血后遺癥。正是屋漏偏逢連陰雨,一個兒子在下井背煤時被塌方奪走性命,另一個兒子得了腦炎,一直沒能結婚生子,他們家是全村最貧困的建檔立卡戶。趙麗杰回村以后,無意中知道了他們家的情況,從此他們一家人的衣服鞋帽全由趙麗杰來買,每當趙麗杰看到他家四十多歲的兒子,給瘋媽媽做飯,換衣服,洗尿濕的褲子,就會想起自己家過去的生活,心里總是有一種撕心裂肺的痛。現在有了合作社,趙麗杰就反復琢磨,怎么才能幫他們徹底改變生活的悲苦,讓他們和全村人一起過上好日子呢?后來,合作社每年為他們提供種子,提供免費耕地、播種,防蟲害,收割,最后用高于市場價回收他們家的原糧。還給他們提供資金,買了五只羊,在家里飼養,2017年到現在,他們家已經繁殖到了六十多只,去年賣小羊羔,就收入了五萬塊,終于實現了脫貧。

貧困戶崔玉大爺,因病花光家里積蓄,目前病情穩定能干點輕松的工作了,可是沒有啟動資金,他天天愁,趙麗杰找到他,幫他申請貸款,買了二十只羊,告訴他,家里的地托管給合作社以后,為他種草種料,只要用心經營,兩年后一定脫貧,現在崔大爺家已經有五十多只羊,還清了貸款,日子越過越有勁。

貧困戶高福生一家,因為兒子婚事,導致生活困難,趙麗杰說,我借給你錢,你發展家庭養殖,他們老兩口猶豫不決,趙麗杰說,如果失敗,我不要你們還錢,我現在就給你們寫保證書…… 現在高福生的家庭養殖發展起來了,不僅還清了債務,手里還存著好幾萬元了……

貧困戶王銀,也和高福生一樣,有病在身,又畏葸不前,趙麗杰也是主動借給他一萬元,承諾賠了不要他還,還幫他申請了五萬元貸款,讓他買了五頭牛,又托管了他家的地,現在王銀家已經是有三十多頭牛的富戶了。

現在,雙興村有十戶養羊專業戶,五戶養牛專業戶,小康人家越來越多,趙麗杰用實打實的行動幫助他們,贏得了鄉親們的信任。

2017年,趙麗杰在黨旗下,莊嚴地宣誓,成為一名光榮的共產黨員。

對于一個共產黨員來說,人民群眾的利益高于一切,必須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趙麗杰想,過去艱苦創業,是為了實現父親的叮囑,用自己的力量撐起這個家,現在,自己的面前已經不是一個小小的家了,自己的肩頭有了更重的擔子。她理解脫貧攻堅這個偉大工程,兩不愁三保障是基礎,也是一個必經的階段,最終必須讓我們的鄉村搭乘時代的列車,和人類文明的進程同步,那樣才不會落后受窮。

天狼影视 2016年,趙麗杰到赤峰市參加了市婦聯辦的電商致富學習班。那時候大多數農村婦女,基本不會使用網絡,對于電商,聽起來感覺有點云山霧罩。大家覺得反正也整不明白,好不容易來了趟赤峰,都去走親會友、買東西、上醫院之類的。堅持聽課的人太少了,有一次,課堂里只剩了趙麗杰一個人,她哪里都沒有去,是唯一堅持聽完所有課程的學員。結業時,老師給她留下一個作業——回去用電商的方法帶動一個貧困戶,她把作業當成一個重要任務裝在腦袋里,回到了村里。

習近平總書記說,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雙興村的金山銀山在哪里?原生態的土地上出產的原生態雜糧,不正是現代人餐桌上求之不得的食物嗎?可是具體項目落實到哪里呢?從赤峰回來后,趙麗杰整天冥思苦想,兒子說,媽媽呀,叫你好幾聲,你都不答應,魔怔了?

要過年了,按照當地習俗,家家蒸過年干糧,主打就是黃米面黏豆包。林西這一帶的黏豆包,面是當地產的大黃米用石磨磨的,餡是當地產的大蕓豆,調料是當地甜菜疙瘩熬出的綿白糖,這些食材作物,用的是當地一年接一年留下的種子,從里到外都是原生態。黏豆包出鍋了,咬一口,香甜軟糯,淳味綿綿。趙麗杰多年來幫助困難村民,在村里人緣好,鄉親們蒸了黏豆包,這家送一筐,那家送一簍,春節沒到,趙麗杰家的倉房里就裝了半下子黏豆包。

趙麗杰的靈感來了。她把每家的豆包嘗了個遍,發了一個朋友圈,曬了一下林西雙興村的黏豆包,然后開車去找崔廣芝大媽。

天狼影视 崔大媽干凈利索,心靈手巧,用農村人的話說,就是過日子人兒。見了崔大媽,還沒等開口,她坐下先看了一眼手機,朋友圈里已經聚集了一大堆贊,還有一連串的詢問,看來黏豆包應該有市場。

天狼影视 崔大媽有些猶豫,趙麗杰說一切用料我來提供,你包,我賣,如果做不好,有損失,我全部承擔。

在縣中蒙醫院楊立軍、趙洪軍兩位幫扶干部的幫助之下,黏豆包上線問題順利解決。

每天天不亮,趙麗杰就開車從林西縣城趕往雙興崔大媽家,忙前忙后幫著蒸豆包、撒年糕,豆包和年糕出鍋,晾涼,她還要按照訂單分裝妥當。忙一個上午,趙麗杰下午驅車趕回林西縣城,以確保在天黑前把新鮮的豆包、年糕送到客戶家。一個訂單往往只有一二斤,有的客戶家住六七樓,為了節省時間,她都是一路小跑著送貨。開門的大爺大娘看到氣喘吁吁的她,都不免心疼地說,這孩子,不急,看累得……有時訂貨單多了,差不多要送到晚上七八點鐘。多一份訂單,趙麗杰就要在凜冽的寒風中,多穿梭一次,她的手上起了凍瘡,臉被風吹得皴裂了,董蒙心疼,假作玩笑說:“哎呀呀媳婦,你這幾天怎么長丑了?”

天狼影视 趙麗杰搞不懂,就去照鏡子,董蒙繼續調侃——媳婦,你不感覺黏豆包長到你臉上來了嗎?董蒙止住笑,勸趙麗杰:“你已經夠忙了,可別再給自己加碼了,這種零打碎敲能掙幾個錢?”趙麗杰揮動著小拳頭說:“怎么,你膽敢不支持我?萬事頭三腳難踢,闖出去以后想想,一定感到很值得。”董蒙又一笑:“我是要用實際行動支持你,我把那些沒做好的,歪歪扭扭的,糊巴亂啃的黏豆包通通買斷行不行?”……幸福家庭的每一個細節都是甜蜜的。

天狼影视 趙麗杰分析,喜歡吃黏豆包的老人們,愛的是對童年的記憶,喜歡吃黏豆包的年輕人,追求的是那份天然的醇香,所以,自己賣的黏豆包,其食材,制作方式必須保持住原汁原味。那么精確的原汁原味在哪里?在送貨的過程中,遇上一位上了年紀的大媽,她非常喜歡吃黏豆包,趙麗杰多次爬六樓把黏豆包送到她家。她嘗了嘗,立馬來了電話,說你這黏豆包不對勁,太酸了。趙麗杰第二天重新蒸了一鍋,送到她家,她嘗嘗,又來了電話,說太甜了。原來這位大媽,當年是農村的巧媳婦,她這一輩子,就是做鄉土飯過來的,吃鄉土飯,她嘴刁得很。趙麗杰虛心聽她的建議,反反復復為她更換了六次黏豆包,每一次,都會調整發面的時間,調整豆餡的干濕度、甜度,調整上火蒸制的時間,可她一直沒有給滿分。有人勸趙麗杰,就別賣給她算了,客戶都夸咱們的黏豆包那叫東北一絕,要多好吃有多好吃,就她老人家格色。趙麗杰說那不行,既然要創出品牌,就要本著食不厭精、膾不厭細的原則,一分一毫都要做到極致。趙麗杰第七次爬六樓,給大媽送貨上門,讓大媽品嘗提意見,終于見到大媽激動地說:“嗯,這才是正宗的鐵鍋黏豆包,當年我的老母親蒸的就是這個味兒 !”趙麗杰老高興了,感覺自己得到了一個馬拉松大獎杯。從此,這位大媽成為雙興黏豆包最忠實的粉絲, 趙麗杰也在每一次和大媽的交流中,學到了不少鄉土美食的做法,總結出了蒸黏豆包的竅門和經驗。客戶說,吃別的什么,時間長了就會厭煩,吃你們的黏豆包怎么覺得越來越好吃呢?他們不知道,看似平常的小小黏豆包,蘊含著趙麗杰多少心勁兒,經歷過她多少次一絲不茍的試驗。

趙麗杰擴大車間,吸收村里有經驗的大媽大嬸姐姐嫂子到車間來勞動,線上線下一起銷售,整個冬天,賣出去兩千多斤黏豆包和年糕,崔大媽一個月純收入就達6000多元,可把她高興壞了。

經過兩年的積累,趙麗杰的“黏豆包”事業迎上一個新的小高潮!為了拓寬銷路,走一條傳統與現代相結合的生產方式,她特意購入了真空包裝機,推出真空包裝、精包裝、禮盒裝三種產品,以滿足不同客戶需求。2018年共計銷售黏豆包、年糕和各種雜糧十幾萬斤,純收入達二十余萬元,帶動六戶貧困戶婦女脫貧,同時給十二名周邊村婦女提供了勞動崗位。

天狼影视 2019年一入冬,各地的新老客戶就在線上訂貨,數量大幅度提高,光是全國各地的銷售代理就猛增到了21名,產品可謂供不應求。

作為赤峰市“三八紅旗手”、赤峰市“巾幗扶貧先進個人”、 “全國巾幗建功標兵”、赤峰市勞動模范,作為一個合作社的理事長,她把思考的課題提升到了新的層面,那就是如何把新興科技手段和新型農業知識運用到合作社未來的發展中去。在進行了專家咨詢、市場可行性研究調查之后,趙麗杰決定引進食用菌種植,同時利用廢棄菌棒,加工優質有機肥料,反哺有機雜糧,用循環的產業鏈生發循環的經濟利益,這正是未來農業發展的大趨勢。現在趙麗杰的榮盛達農業生產合作社,已擴展設施農業大棚27個,成功種植平菇、滑子菇,2019年又增添種植了火龍果、甜瓜等項目。建設起四百平方米的新型廠房,一百六十平方米的現代化冷庫,將以前只能在冬季生產的產品,進行儲藏、配貨運輸,實現長期化生產,不僅讓全國客戶一年四季都能吃到雙興的雜糧美食,還為周邊160個女性提供就業崗位。

天狼影视 趙麗杰說,我愛農村,離不開農村,如果說城市是現代青年展示才華的舞臺,那么農村就是現代青年大展宏圖的廣闊天地。

天狼影视 在疫情期間,我看到電視臺播報的消息,趙麗杰在當地第一個帶頭捐款捐物,帶頭做志愿者,堅守著自己的家園,同時分秒必爭,籌劃著復工之后的諸多舉措,年輕的趙麗杰在她的人生故事里,又掀開了新的一頁。

作者簡介

艾平,內蒙古呼倫貝爾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理事。出版有散文集《長調》《在五星級賓館流浪》《呼倫貝爾之殤》《雪夜如期》《風景的深度》《草原生靈筆記》《聆聽草原》等。曾獲百花文學獎、三毛散文獎、冰心散文獎、汪曾祺散文獎等。作品多次被全國各大選刊選載并入選多個選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