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影视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后疫情時代,文學閱讀為社會定心 ——第三期“名家直播課”回應社會關切 廣受網友點贊

來源:中國作家網 | 馬媛慧  2020年07月11日18:31

天狼影视 活動現場(從左至右依次為張瀅瑩、殷健靈、謝倩霓)

7月10日19:30,由中華文學基金會、平安公益基金會主辦,中國作家網承辦的“愛不孤讀——青少年文學素養提升計劃”第三期名家直播課“以閱讀為渡舟,還原家庭教育的‘育’功能”在中國作家網、網易直播、中國平安官方抖音號同步上線。

天狼影视 今年以來,受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影響,學校大面積停課,部分地區至今無法返校,這一現實令家庭、學校乃至社會都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暴露出很多有待探討和解決的問題。從疫情膠著時期到后疫情時代,青少年心理疏導、家庭關系、教育方法、學習方法、普遍性焦慮等均成為家庭和社會關注的焦點。為此,本期名家直播課特邀請兒童文學作家殷健靈、謝倩霓與《文學報》記者張瀅瑩做客直播間,圍繞“疫情期間家庭面臨的焦慮和教育的難度”“從教到育,被置于聚光燈下的文學閱讀”“從非常態向常態的過渡”等幾個方面,深入探討文學閱讀及青少年心理健康等話題。

從“教”到“育”:閱讀為社會定心

天狼影视 疫情的暴發和疫情防控的常態化影響著社會生活的方方面面,對家庭關系也是極大考驗。殷健靈認為,成年人由于經濟壓力和家庭關系的變化而感到焦慮,孩子則不得不面對學習和玩耍方式的改變。家長和孩子一起退回到一個相對狹小的空間,心理和行為上都會互相投射、影響,這在某種程度上加重了焦慮情緒。謝倩霓表示,孩子成長所在的校園環境和家庭環境之間有規律的置換保證了有序和健康的學習等日常活動,疫情之下,以往有序環境的中斷勢必影響孩子的心理,其后果就是迷失了屬于自己的坐標。什么是屬于孩子自己的坐標?謝倩霓進而解釋,在原先的集體生活中,孩子總可以在與他人的關系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一個坐標和另一個坐標之間互為參照,聽課、完成家庭作業等日常行為都能得到衡量,這對孩子心理而言是一種穩固的建設,就像直播過程中網友留言說的,是“家庭化和社會化的兩化融合”。疫情來襲,突然之間外在參照不見了,孩子不得不面對一個只有自己的環境。這種情況下,他需要進行自主調整,自我定位,這對孩子來說無疑是相當高的要求。一旦孩子沒能及時作出調整,隨之而來的煩惱可能波及父母乃至整個家庭。在疫情期長時間的居家相處中,不少父母注意到平時見不到的孩子的狀態,親子間由此產生很多矛盾,殷健靈認為,目前家長普遍陷入一種認識誤區,認為教育只是學校的事,而事實上,“教育的核心責任應該由家庭來承擔。”對此謝倩霓非常贊同,她從“教育”的詞義來分析,“教”重傳授、重共性,強調教育者;而“育”重培養、重個性,強調因材施教,循循善誘。從“教”到“育”,疫情迫使人們更直接地面對“教育”一詞的更多內涵,而這恰恰體現了現代教育觀正在發生的轉變。

殷健靈和謝倩霓不約而同地注意到,近年來國家正在積極地實施教育改革、推動教育進步。比如上海市教委在疫情期間下發的有關文件中,就把閱讀放在了首要位置,鼓勵家長和孩子一同閱讀。直播互動中有網友非常精妙地總結到:“智者微調,引領文化教育風尚,踐行新時代。”在這個特殊時期,閱讀發揮著它獨特的功用,增進親子間的了解,穩固家庭關系,就像一味良藥,一定程度上起到“為社會定心”的作用。

陪伴共讀:比書單更有溫度

在直播過程中,網友們紛紛要求兩位老師開書單,迫不及待地要根據書單為孩子制定閱讀計劃。出乎意料的是,兩位老師都不主張急于為孩子開書單的做法。兩位認為,閱讀不應簡單地受到所謂門檻和范圍的限制,世界上的好書數不勝數,不同孩子的性格、興趣、認知水平也存在差異,因此不能用一個單一的標準來衡量。殷健靈回憶起父輩和自己幼時的閱讀情況,并不存在一個特定的目標,在她看來,適應孩子的閱讀難度在起步時可以稍微淺一些,接著應該“跳一跳”,試著突破一下,即使暫時讀不懂也無妨,隨著生活經驗和社會體驗的增加,閱讀難度自然會由淺入深,閱讀的理解力也會逐漸獲得提升。殷健靈建議,“閱讀因人而異,針對不同孩子的興趣愛好引導讀書,這樣才能事半功倍”。

另一個不贊同開書單的更深層原因是,不希望家長因為一味追求形式而忽略親子共同閱讀的重要意義。僅僅是完成任務式實施購書計劃、“一買了之”的辦法不可取。殷健靈對新西蘭一家書店的宣傳標語印象深刻,說“世界上最好的軟件就是你的膝蓋”,親子閱讀應該貫穿于孩子成長的各個時期,不僅可以促進父母和孩子之間的感情,更重要的,親子共讀能夠提升雙方的認識能力和思考水平,共同進步。網友對此頗有感觸,留言到,“家長也要伴隨孩子成長!有好多時候,孩子們學習中遇到的問題家長都解釋不清楚,只有通過再次學習才能盡可能跟孩子們的學習方法同頻,從而拉近親子間的距離,減少誤解和尷尬。”在家庭和教育中,父母絕不應一成不變,只有與孩子共同成長,父母的榜樣力量才不至于隨著時間的流逝而消失。任何電子產品都取代不了父母對孩子的陪伴,也無法培養孩子成長所需要的專注品質,而親子共同閱讀卻是一種溫暖的陪伴和切實的培養。

教育不是單行道,交流空間不上鎖

直播過程中,很多網友直呼孩子正值青春期太叛逆了怎么辦!謝倩霓分享了她的家庭教育秘訣,家長可以找一個固定的日常時間,用一種讓孩子感到放松的方式與之交流,比如親子間朋友式的聊天和談心。家長在交流過程中關注孩子的情緒、煩惱等,再適當加以引導,既幫助解決了孩子的問題,又促進了親子感情。殷健靈從兒童文學作家的角度給網友支招,建議家長通過閱讀兒童文學、家庭教育、心理學等書籍來重新認識孩子,真正站到孩子的立場上感受他們的所思所想,“像一名兒童文學作家一樣,真正回到兒童時代,走進他們的心靈,感受他們的生活,理解他們的情感。”父母要重新認識孩子,孩子也應該嘗試理解父母。謝倩霓認為,現在的孩子綜合素質高,完全有能力去主動和父母溝通。受到啟發的網友風趣留言,“可以進行角色互換,讓孩子當一天家長,家長當一天孩子,互相體驗一下!”這雖然有玩笑的成分,但未嘗不是一種有益的方式,教育從來不應該是單行道,需要雙方共同努力推進。

天狼影视 孩子的成長有師長的指引,家長的成長又有哪些需要警惕的誤區呢?謝倩霓談到自己與女兒相處的一段小插曲記憶猶新——當孩子希望有自己的一些空間而對家長有所保留,父母可能因此而感到權威受到挑戰,內心疑惑、傷心、憤怒、悲哀五味雜陳。有過此類體驗的謝倩霓認為,這就是最大的誤區。“我們不能有自己的秘密嗎?”當她被孩子反問時,才真正感到警惕進而獲得“成長”。謝倩霓提醒家長,一定要時刻警惕家庭教育中的誤區并適時地反思自身,才能讓親子的交流空間“不上鎖”。殷健靈不止一次地強調,家長的愛不應該是占有的愛,孩子不是家長的附屬品,而是獨立的個體,作為家長,應該盡可能在平等的基礎上給予孩子適度的自由和空間,學會尊重和理解。“把握好‘度’很重要,要參與但不窺探,要信任也要有成年人的判斷和引導”,對此謝倩霓補充。

從疫情變成生活不得不面對的一部分,到現在進入后疫情時代,我們可能需要重新定義“幸福”。“幸福不是為了賺更多的錢,不是一定要到國外去旅游,也不是那種燈紅酒綠的生活,我們可以利用這樣的機會來回歸更樸素的生活方式,花更多時間和家人相處,吃自己做的飯,跟孩子更多交流,去關注他們的內心。”這是殷健靈對“幸福”的定義。“幸福是陪伴著你愛的人和愛你的人一起做喜歡的事,安靜地生活,度過人生每段愉快的時光!”這是網友對“幸福”的定義。重新理解“幸福”,或許能幫助我們更從容地應對疫情帶來的焦慮情緒,而在這個過程中,家庭教育和閱讀的結合與探索無疑是重要而有益的。(馬媛慧)